利子的“诗与远方”——邢秀丽

                2018/10/11      李兀羊

                  十多年前,我在广州刚刚学会上网,就看到了一首诗,它令我震撼,就是——

                  《在辽西》

                  这山这水这村庄,这一望无际的红土地

                  都在瓦蓝瓦蓝的天幕下了

                  还有我,也站在这瓦蓝的天幕下了

                  我和它们一样

                  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爱和想象

                  我站在这儿,其实已经走了很远的路

                  回头刚好被一场大雪

                  埋住了脚印

                  在辽西,零下三十度的家乡

                  泪水也会结冰

                  就把起伏的山峦交给离愁

                  把离愁交给风,交给更远的远方

                  并?#20063;?#26029;地扩大

                  一阵风吹来,又一阵风吹来

                  春天近了,就有一滴水交给了草根

                  另一滴从脸颊跌落,从辽西的土里

                  渗进江南的梦里

                  神话般颠覆起这命?#20439;?#37325;的一夜

                  现在我正写下北方

                  写下我的辽西和村庄

                  写下一片一片的阳光照亮羊群?#33073;?/p>

                  照亮燕湖里最深的一滴水

                  必须得?#22995;?#26679;一个地方,让我终生期盼

                  必须得?#22995;?#26679;一些物种,坚定地

                  让我留恋

                  也许是?#19994;?#26102;也在远离故土的南国的缘故,这首强劲的乡愁之声引起了我的强?#22812;?#40483;!后来,回到北票家乡,才知道这首诗的作者利子就是北票人。在某次她回到家乡北票的聚会上,才目睹她是那么地年轻、那么地秀丽(她的真名就叫邢秀丽,利子是她的笔名)。

                  利子上世纪70年代出生在辽宁省北票市东部的一个?#24515;?#33618;的地方。现居浙江诸暨。诗歌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星星》、《江南诗》、《西湖》、《浙江作家》等多家文学期刊。入选《2006中国新诗年鉴》、《打工文学作品精选》、《中国网络诗人一百家》、《惊天地·泣鬼神——汶川大地震诗钞》、《我的诗篇》等诗歌选本,多?#20301;?#20840;国诗歌散文大奖赛等级奖。著有诗集《午夜诗雨》,合著长篇报告文学《金属的光芒》。做过文学网站,现仍做着一个企?#30340;?#21002;的主编。

                  每个人都会经历爱情,但利子的爱情,与别人所经历的?#34892;?#19981;同。

                  利子【口述历史】:

                  说到爱情,我确实?#34892;?#21644;大家不一样的经历。我的故乡在大辽西,那是一片下雪的土地。17岁那年,我从一本课外书上,读到一个笔名叫黑帆的大男孩的一篇文章,文中有一句话:“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们已经飞过。”于是根据文章下面的地址,我们开始了长达5年的书信往来,直到5年后,也就是在我23岁那年春天,我这个辽西女儿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江南的媳妇儿了。

                  其实,并不像她说得那么简单。

                  去浙江诸暨前,利子和她爱的人从来没见过面,甚?#20142;?#29233;人的照片儿?#27982;?#26377;。一个是还没有走出辽西山村的女孩,另一个是五千里外的江南陌生男子……真得佩服利子的勇敢,一般人还真没?#22995;?#32966;量!

                  是诗为媒,是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力量,搭起了鹊桥。把两个年轻的心连在了一起,利子,?#19994;?#20102;心中的“远方”!

                  利子【口述历史】:

                  是的,那时除了通信往来,也确实没见过面。所以家里根本不同意,都怕我上当受骗,所以我母亲就背着我,给他写了封信,在信中,大致的意思就是不要来往了。然后,等我再收到他的信时,竟然是一封绝交信。我这才知道是我母亲给他写了信。?#19994;?#26102;就给他回信,说我一定会去浙江找他的,而且很快就会去的。

                  在爱情与亲情间,利子选择了爱情,大有死也要死在江南的决绝。

                  毕?#25925;?1世纪了,利子一家人并没有演出新的一岀?#35835;?#23665;伯与祝英台》。在神圣的爱情之神面前,大家都让步了.其实,作为诗人,情感超出常人的她,离家的脚?#20132;故?#24456;艰难的。

                  毕竟就要离开生她养她的这片土地了,心里?#25925;?#26377;诸多的留恋。走时是大嫂?#22303;?#20010;闺蜜把她送上公共汽车的……车启动的那一刻,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利子在她的散文《那江,那桥,那人》里曾这样描述:

                  “那是1992年的春天,当我踏?#19979;?#30382;火车,从故乡辽西出发,历时39小时后才抵达杭州。我知道杭州是人间的天堂,可我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在天堂边上叫做店口的小镇,我爱的他在小镇上教书育人。根据他在信中指点的路线,我还需要从杭州转?#35828;?#19968;个叫湄池的小火车站下车。

                  出站台时我还辨不清方向,但我记得他跟我说过,火车?#20061;?#36793;有一条江,江面有一座桥,所?#37026;?#20102;火车的人只有跨过这座桥,就能走到对岸……他还说他是那个怀揣希冀和渴盼、怀揣节省了十几顿早餐后才凑够的一大把毛票,战战兢兢地走过大桥奔向新华书店的补丁少年……他在信中说湄池大桥,那是他的桥。

                  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一次走过这座桥时,我用了整整340步,也用了我整整23年的光阴……”

                  一个江南才子,一个塞外女孩,两个家庭相隔五千里,这如果是在欧洲就是隔好几个国家了。生活?#29616;?#22810;不?#35270;Γ?#21033;子是怎么克服的?#20800;?#21033;子说:“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一?#23567;?#25152;以,一切的不?#35270;?#20063;就慢慢?#35270;?#20102;。”这为其一,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与诸暨的结缘除了爱情,就是“文学”,是文学的力量,让两位青年人产生了共同语言,成为?#23601;?#36947;合的伴侣。

                  利子【口述历史】:

                  1992年?#19994;?#20102;诸暨后,我俩就一起办“太阳石”文学社。因为文学社是面向全国的,所以在当时很有影响力,吸引了很多外地文学爱好者纷纷加入。

                  曾记否,那是一个文学相对火热的年代,那个时代的文学爱好者对待文学的那种执著,真的很让人感动。

                  办文学社也是需要钱的,因为要出社刊等等都需要钱的。所以,在办文学社同时我们还办了个学龄前幼儿班,以此解决经费问题。截止到1998年吧,我们总共出了45期社刊。也历经了很多波折。当人们知道了我们夫妻用自己的钱办“太阳石”文学社的事后,诸暨报社就下来人采访我们了,不久,绍?#36865;?#25253;记者也来采访。

                  文学的道路虽然走得艰难,但是?#19981;叮?#25991;学之梦虽然神圣,却也遥远。2006年时候,由当地市委宣传部牵头组织出版一套关于全市几个重点乡镇发?#25925;?#30340;丛书,由他们夫妻两个共同完成采写任务。经过长达3个月的走访撰写,顺利完成十几万字的书稿,书名为《金属的光芒》,这套丛书已经成为当地政府无论是对内?#25925;?#23545;外的一张宣传名片。

                  另外,利子爱人发表在《浣纱》上的短篇小说《静静的博格达峰》获得了年度“浣纱”文学奖;利子的一组诗歌同?#34987;?#24471;了这个年度的文学奖,夫妻双丰收。

                  利子【口述历史】:

                  有人说我儿子写文章是受我们熏陶,其实也不全是,他?#26377;?#28909;爱阅读,他把我们给他的零花钱几乎都?#32654;?#20080;课外书了。从幼儿画册到福尔摩斯侦探集,再到国内外顶级推理作家的推理小说。从9岁时在小作家报发表处女作《小青蛙和大乌龟》得到8元钱稿?#36873;?#21040;高中时在《推理世界》、《岁?#23782;?#29702;》等发行量极高的推理?#21448;?#21457;表推理作品,他?#32428;闪俗?#24049;的风格。到他大学毕业时他的新浪微博粉丝已近7万人,包括他后来大学毕业?#22812;?#20316;,也没怎?#20174;?#25105;们费一点心,男孩子嘛,就得有闯劲,他还算很独立的。

                  在?#19988;?#36828;的地方,是文学成就了她梦想,是梦想给了她“远方”,一个辽西山村的女孩子,一不靠父母,二不靠背景,就靠自己打拼靠时代的机遇,步入?#20439;?#24049;的理想境界,做起自己一生?#19981;?#20570;的事业并创建了美满的小家庭。她是真正的成功者!

                  利子【口述历史】:

                  13岁那年吧,我从家中的房梁上发现一本落满灰尘的书,旧旧的,也厚厚的,我至今还记得书名是?#29420;?#33945;托夫的生活与创作》。是介绍俄国著名诗人莱蒙托夫的生平和创作的这样一本书。当时我还在上小学,可能连字都还认不太全,但我不知着了什么谜,居然捧着这本书,看完为止。

                  在13岁时候就已经摸到诗歌的脉搏了,只是自己当时根本不懂,尤其书中的那些诗句,“蔚蓝的海面雾霭茫茫,孤独的帆儿闪着白光!它到遥远的异地找什么?它把什么抛弃在故乡?……”这样的句子,对于一个13岁的农村女孩子来说,的确充满了好奇。至于后来我真正爱上写诗,我想跟那本书多多少少?#25925;?#26377;点关联的。上初中后,我还一个人跑到?#31034;鄭?#35746;阅了好几份青少年文学类的期刊,我在这些期刊里读到大量的同龄人的文字,所以更坚固了我对文学的喜爱之情。

                  在最初的文学成长的过程中,我要特别?#34892;?#25105;遇到的两个?#32654;?#24072;,他们都是我初中的班主任,一位叫杨文福,一位叫周友民,他们给我的关心和鼓励,至今难以忘?#24120;?#25105;很感激他们。前几年我回北票,还特意去看望恩师。

                  利子所创作的诗歌里,有关乡情、亲情的作品很多,在内心深处,永远系着一个让她心疼的故乡。那首《荒之南》,应该说是她的心血之作。在大辽西,一个?#24515;?#33618;的小村庄,这个听起来就感觉很荒凉的小山村,却孕育了诗人的灵气。虽然,她奔向了远方,但她的身体里,始终奔流着辽西的血脉——

                  《荒之南》

                  在江南,怀乡是一种病

                  它时常在我身上发作

                  就算用江南最美的爱情医治

                  也无法根除

                  ?#28909;?#27492;刻,我遥望着我的荒

                  必然要捂住心口的疼痛

                  坐在临街的窗前

                  透过?#20013;?#20844;园,和某一幢白色寓所

                  想想我的荒,想想还在荒劳作的母亲

                  我就无法遏制地潸然泪下

                  荒的四季,色彩那么?#32622;?/p>

                  不像我现在居住的江南

                  看不到雪花,也看不到秋霜?#26223;?#30340;旷野

                  我的荒,那么远又那么近

                  如果有一天,我离去了

                  我还能睡进我的荒吗

                  天空多么清?#28023;?#23567;草多么青绿

                  蝶正恋着花,而花正养着那么多的眼呢

                  这一切,绝不是虚幻的想象

                  它真实得如同我身上的血管

                  红有红的理由,青有青的理由

                  有关故乡,有关我的荒

                  它只来自辽西丘陵

                  来自大凌河畔

                  来自那么绵长的鲜亮血缘

                  从曾祖父的一份当铺家业

                  到今天,我身上的一身粗布麻衫

                  一代一代的人过后,才轮到了我

                  我便是那?#31508;?#19979;的花魂,在月光的抚摸中

                  花泥凝成多少泪滴

                  别人不知道,我知道

                  我的荒也一定知道

                  从这首诗的字里行间里,我们特别感受到了一种离乡、思乡者的惆怅。

                  利子在《与父书》里深深地倾诉着对父亲的怀念与愧疚:

                  我一直都在身体的外面寻找自己

                  那些沉重与飘摇

                  ?#31508;?#19982;焦燥

                  甚至微微的自闭

                  昨夜我?#32622;?#35265;

                  你在山间风一样行走

                  那么热的天

                  你的老羊皮袄还穿在身上

                  你的羊群还在林中安详地食草

                  我那么努力都叫不应你

                  ?#36335;?#25105;们之间,隔着一重又一重的门

                  我不?#25954;?#37266;来,留你一人

                  在黑暗里扑打流萤

                  利子天生就是一位诗人。她从2003年开始写诗,而且?#21561;?#24456;多。但数量并不是决定因?#20800;?#20915;定诗人身份的是她的诗性语言。我们不得不承认利子天生就具有诗人的灵气,这种灵气体现在诗中就是让人感动,让人感悟,让人感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利子是70后庞大诗群中极有思想和个性的一位女性诗人。关于她的诗集《午夜诗雨》,用评论家金蕃先生的话说“这里面的每一个作品都是值得一读的”。看来同是诗人,也有水管诗人与血管诗人之分的。利子无疑属于后者,为什么这么说?评论家认为,是因为利子诗歌决不“?#30149;?#20316;,不“?#30149;?#20316;就是不可能出现无病呻吟之作,一旦有?#20889;?#20102;,她写起来就很快。一是利子作品的可读性在于你很容易就感受她?#27426;?#26159;利子在用诗歌这样的体?#32654;?#20817;现自己的时候,办法是很多的,最重要的是,她?#24162;?#27809;有惊人的语句也不会给你空洞乏?#19969;?#36825;是一个深谙诗歌表达的人。

                  有人说,风花雪月不一定会造就一个诗人,但走在大风中看花飞满天,在异地难得的雪花中体味故乡大雪飘飞中隐去的月亮的人,历经奔袭和怀旧的双重磨砺,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画?#22987;?#26159;画家,选择?#20013;?#20415;是诗人。评论家说,我不相信?#35760;?#36234;好诗歌就?#21561;?#36234;好,但我相信能够体验生活的多重侧面然后选择一种方式来坚持,多年书写自己的人不会把诗歌写到干涩无味!

                  ?#25925;?#35831;读一下利子的诗吧:

                  四月是?#32654;?#24576;念的

                  一块石头一棵小草、一滴水

                  还不能忘你的眼睛

                  和那时所发生的一切

                  我知道,我的骨缝常插着一根针

                  刺着那些章节

                  夜半,便有一个从水中

                  打捞出的闪光的梦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