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黄豆的一些记忆

                2018/10/31      杨国民

                  故乡的土地虽说有些贫瘠,但很适合黄豆的生长。蓝蓝的天,长长的地垄,成熟的豆荚,忙忙碌碌的人们,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宛如白玉一般的豆腐,清脆碧绿的豆芽,香气扑鼻的炒黄豆,浓香淳郁的豆瓣酱,噼啪爆响的烧豆荚,还有香喷喷的焖盐豆……在我的脑海里便储存了一些关于黄豆的记忆。

                  老家有着农历二月初二炒豆的习俗。“二月二”炒豆,那浓浓的炒豆香就在整个村子里弥漫起来了。我们这些孩子,大兜小兜装满了金灿?#26144;?#35910;,取几?#21866;?#22204;在嘴里,回肠荡气,余香满嘴,欢歌笑语塞满了乡村的整个天空。炒豆的最终目的是为?#20439;?#37233;,母亲很快就将这些炒豆碾成豆粉,然后攥成团。经过发酵、晾干,再一?#25991;?#30862;,装进缸里,用透气良好的棉?#33626;?#32039;缸口,数月以后,就有了香喷喷的农家大酱。大酱是农家餐桌上必备之物,一段大葱,半根黄瓜,蘸上大酱,嚼在嘴中,清清爽爽。

                  秋天,成熟过头的豆荚自然炸开,这些来不及收割的豆子便散落在大地里。第二年开?#28023;?#22312;春风春雨的滋润下,这些豆子开始发芽,继而就有两片碧绿的叶片破土而出。春天储藏在菜窖里过冬的白菜、萝卜吃完,新?#36866;?#33756;还没有下来,正是农家青黄不接的时候。这时,将地里的这些鲜嫩的豆芽挖回家,炒上一盘,是一道色味俱佳的菜?#21462;?#22823;地里自然生长出来的豆芽,那种实实在在的醇香,现在人工培育的豆芽无法比拟。

                  其实,我最喜欢的是“烧毛豆”。豆荚还没有完全成熟,在田头地边就地架起一堆柴火,将一些青绿色的豆荚放在火堆里烧,我们称之为“烧毛豆”。一阵阵噼噼?#20061;?#30340;爆豆声响过,扒开柴草,从地上拾起豆荚,双手拨开,将烧熟的豆子放进嘴里,只吃得两手黝黑,嘴巴烫起个个燎泡,才?#20064;招蕁?#35828;实话,那?#25351;?#35273;,那种香甜,?#20004;裎一?#27809;有?#19994;?#22914;此过瘾的吃食。

                  到了春节,再贫困的农家,也要做上一板豆腐的。用黄豆磨浆,用卤水点?#36139;?#25104;的豆腐,白如美玉,嫩如凝脂,香味浓郁。纯黄豆豆腐,即使在大锅里炖?#20064;?#22825;,也不会?#25169;?#21464;形,而?#20197;?#28822;越香,口感十分地道。正如元代诗人郑允瑞所写:“色比土酥净,香逾石髓坚;味之有余美,五食勿与传。”那豆浆更是“食罢一瓯真如醉,香甜?#25105;?#39278;琼浆”。

                  再就是焖盐豆了。待黄豆在铁锅里爆炒后,嗞啦一声,倒进盛有用盐、酱油、花椒粉、葱花、味精,一点点猪油调成汁液的器皿中,迅速盖上器皿盖子焖一小会儿就做成了。焖好的盐豆饱蘸汁?#28023;?#21619;道醇厚、地道。盐豆一粒一粒地嚼,很耐吃,是父亲最好的下酒小菜,也是我们下饭的佳?#21462;?#36824;记得上高中的时候,住校,食堂副食不好。每逢周日回家,母亲都要做些焖盐豆装在罐头瓶里,叫我带回学校。有焖盐豆佐食,再难咽的饭菜,也能吃得津津乐道。小小盐豆浸满了厚重的母爱。

                  一?#21619;?#31163;开故乡已经三十年了,一些记忆成了永恒,成了抹不去的乡愁!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