荞麦花开白如银

                2018/11/01      时春华

                  “荞麦花开白如银哪。”这句话从父亲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叫我感到意外。因为父?#36164;?#20010;农民,没有多少文化,而这句话在当时的季节里是满带了诗意的。

                  小小的我曾误以为,这开花的荞麦是父亲种在地里的花,素白,小巧,密密?#35328;眩?#33457;开得正盛时,完全看不见绿色的叶子,就像一片白色的汪洋。蜜蜂在花间嘤嘤嗡嗡,偶有蝴蝶翩翩起舞,用“美不胜收”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父亲隔几天就要去荞麦地看看,我盼着荞麦花就这么老开着,而父亲却盼望荞麦花落,结出子实来。

                  “三块瓦,盖小庙,里面睡个白老道。”父亲给我出这个谜语让我猜的时候,正是收荞麦的季节,而这个谜语的谜底恰好就是“荞麦”。父亲用一只手轻轻拢住一绺荞麦秧握紧,另一只?#21482;?#30528;镰刀使劲一搂,一会儿工夫,父亲身后的荞麦秧就蔫蔫地排成了长溜儿。我有时候看父亲割得慢,就满把划拉着帮父亲薅荞麦秧,父亲总是制止,一是我薅起来的荞麦秧带了土,二是?#33402;庖话?#19979;去,用父亲的话说就是连汤狗不牢的,总?#26032;?#19979;的。父?#36164;?#21106;荞麦,割完以后,满地除了绿草,再不会见到荞麦的?#30333;櫻?#29238;亲总是轻拿轻放,他说,“粒粒皆辛苦,这粮食可来得不容易啊。”父亲的话我懂,虽然我没有亲眼见到他摔了八瓣的汗珠,但是他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的辛劳我是知道的。父亲坐在地头上,看着或鼓或瘪的收成,总是喜笑颜开,“蚂蚱再小也是肉啊,这地没白种。”于是接下来,拉回?#19994;?#33630;麦便经过晒、抽、扬、筛的过程,父亲做得一丝不苟,真个做到了颗粒归仓。

                  第二年,我为了多捉几只荞麦地里的蝈蝈,?#33073;?#30528;父亲种荞麦。父亲说:“傻孩子,咱种荞麦是万不得已,实在种啥都不赶趟了,才种它呢。”“为什么?”我很好奇。后来我才知道,农村人讲究春种秋收,只要风调雨顺,节气应着好天时,人们往往种那些高产的大田作物,除了解决温饱,丰收了有了盈余?#40723;?#25442;点现钱,只有在久旱不雨,种别的作物已经错过农时的时候才会种荞麦来补救。所?#20581;?#31435;秋早,白露迟,处暑播种正当时。”处暑时,才会把错过农时撂了荒的地或是眼见旱着了已经不能打粮的庄稼地块重新整?#31890;?#26469;种荞麦。因为荞麦芽软,所以这荞麦地要整饬得非常细作。翻地、打垄,用拖子托平,再打垄,这时段父?#36164;?#24120;听天气预报的,赶在阴天或是微雨天里,早早用温水泡了荞麦种子,不带淋干就用草木灰拌了,草木灰不仅杀菌,更是很好的肥料。种荞麦的时候若是地里的土干,就用木磙子压,若是土湿,就用轻巧的?#23601;?#23376;带土,地块小就用脚踩踩,地块大等土干松了再打木磙子。

                  嫩?#39057;?#33630;麦芽探出头来,父亲竟然孩?#24433;閾老?#33509;狂,弯下腰去,笑望着,就像看见懵懂的新生婴儿般。父亲勤快,这荞麦地,一天不知去几趟,赶着苗稀少的地方,就用刀子剜个坑,补几棵萝卜,父亲说,空着可惜了,种啥都是粮啊。

                  我们路过荞麦地,发现荞麦开花了,父亲不语,过几天,他在饭桌上像宣?#23478;?#20214;大事,说:“荞麦放花了。”我们说的“开花”和父亲说的“放花”不同吗?真的不同,“开花”是星星点点,而“放花”是绵延不断,花团锦簇。秋天的色彩,在诗人和画?#19994;?#30524;里不是金黄,就是火红,他们也许不屑这白色,可这白色在父亲眼里是银色的,那是丰收的颜色在父亲?#30446;?#26395;中流淌。

                  当那片银白渐渐消失,一片褐色随着最后一声蝈蝈叫被父亲赶着驴车拉走,秋也就结束了。父亲绝对是个好农民,他的荞麦不会泛青收割,也不会有晚了三春落帘的时候,那些三棱的小颗粒归仓正当时。

                  去年回家,吃到了荞面饺子,父亲说,这是咱自家产的荞麦。我知道,这也是父亲最瘪的收成,近两年天旱,种荞麦实在是情非得已。我能想象得出,父亲怎样捏碎了每一个土“喀垃”,怎样浸种拌灰,怎样天天到地里去看他的小苗,荞麦放花的时候,父亲又是满怀了怎样的?#32769;病?#33630;麦花开白如银哪。”仅仅是花开,就足以让父亲惊喜。也许,勤劳、知足就是他在不知不觉中教会?#19994;?#21543;。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