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麻雀不丑

                2018/10/30      楊國民

                  麻雀曾經是我所見的鳥類中最不喜歡的一種,甚至有些厭惡。

                  麻雀土褐色的羽毛,黑不溜秋,沒有一丁點兒色彩。麻雀顏值很差。它們弱小單薄,嘴巴尖尖,欲飛難遠,欲唱不囀,胸無大志,只會爭吵喧嘩。麻雀是十足的草包。它們貪食谷物,曾被人類列為“四害”之一。它們有著一個極不文雅的綽號——大家賊。

                  小時候,我曾學著魯迅先生筆下少年閏土的樣子,在場院里、草垛旁悄悄地支起一片篩網,撒下一些秕谷,引誘它們落入圈套,撲捉過它們。我曾經肆無忌憚地搗毀過它們在屋檐下墻縫里搭建的巢穴,毫不客氣地擄走它們的蛋,隨心所欲地扼殺它們的雛仔。我將它們當做彈弓射擊的靶子,將它們尚存余溫的尸體裹上泥巴,架在柴草上烤熟,拔掉毛羽,將鮮嫩的肉吞食進肚里。

                  我還設想把捉到的麻雀豢養在籠子里,可我萬萬沒有料到被關進籠子的麻雀是那樣的倔強,它們粒米不沾,滴水不進,只是一味地用那灰褐色的頭猛勁地撞擊著鐵絲網,直到頭破血流,氣絕身亡。麻雀的舉動著實驚壞了我,從此徹底改變了我對麻雀的看法。

                  我一直在想,麻雀呀,麻雀,咋這樣傻呢?籠子里有金燦燦的小米和清涼涼井水,只要低下頭顱,就會美美的享用,為什么一定要撞個頭破血流,氣絕身亡呢?這樣養尊處優,無憂無慮地生活在籠子里,難道不比東奔西跑,冒著種種危險去覓食好過得多?

                  “不自由,毋寧死。”我覺得小小的麻雀有著大大的胸懷,它們向往藍天,追逐自由的愿望是如此的強烈和震撼。它們被關進籠子了,不吃不喝,撞個頭破血流,氣絕身亡,俠義悲壯。

                  還有,為了躲避北國之冬的蕭瑟寒冷,剛剛入秋,嬌貴的鳥兒們成雙結對地飛走了,飛到溫暖的南方去了。面對寒冷,只有這些灰褐色的麻雀依舊堅守著,用那蒼白,甚至噪耳的“唧唧唧”叫聲,證明著自己的存在,毫不畏懼地在清冷的天空中飛翔,在冰天雪地里覓食,等待著春暖花開。麻雀雖說面臨著嚴寒的威脅,但依舊毅然決然地留了下來。它們也有翅膀呀,它們也可以像其他鳥兒一樣振翅高飛,飛到南方呀!避開嚴寒,享受溫暖,卿卿我我,繁衍后代。

                  麻雀沒有飛走,我想是因為它們更知道鐘愛這片土地吧。麻雀有氣節,不卑不亢,忠于職守,一輩子都熱戀著北方的天空,不見異思遷。麻雀的氣節深深地感動了我,對于它們,我不再不會有任何的詆毀和不屑。值得慶幸的是,如今麻雀也成了受保護的鳥類,北方永遠都是你們自由飛翔的天空。

                  北方的麻雀不丑。

                責任編輯:崔旭

                電話(傳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辦:北票市新聞宣傳中心
                備案/許可證編號:遼ICP備10206907
                版權所有:東北新聞網

                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