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仙踪

                2019/03/25      沈德红

                   

                  

                  一夜春风吹开了满坡的杏花,远远望去,粉红色的花朵隐藏在松柏之中,像梦一样缥缈虚幻。微风拂过,花枝?#22995;梗?#26356;像一个个美丽的仙子,在向我频频招手。

                  早饭过后,我再也禁不住杏花沁人心脾的花香的诱惑,信步向山上走去。眼下正好是四月天,山路就像一条玉带伸向山的那一边,习习春风,温柔地漫过山坡,抚摸着?#19994;?#38754;颊,太阳暖暖地照在身上,偶尔的几声鸟鸣,像美妙的音乐,掠过耳畔。好久没有出来走走的我,心里面像有清风拂过,?#31080;?#27849;水涤荡,是那样的舒畅!

                  当我近距离接触杏花时,?#19994;?#25972;个身心都被杏花的绰约风姿所倾倒。朵朵杏花像天?#20185;了?#30340;星星,像天空飘逸的雪花,更像极了小姑娘的笑脸。她们粉粉嫩嫩的,互相簇拥着,推搡着,在枝头用曼妙的舞姿,向人们?#25925;?#30528;她们的美丽。

                  在这深山一隅,杏花独自绽放她们的青春,为寂寞荒凉的山野,?#25945;?#20102;些许精致和韵味。

                  走到杏林深处,我静静地站在那里,向山下眺望,?#19994;?#23478;,被杏树包围了,几间农舍在花海里时隐时现,特别的有情调,特别的唯美。宽绰的院子里,生长着一棵?#25351;?#21448;大的杏树,分散开的枝条,就像一张伞,有一枝越过了墙头,正探头探脑地向?#21644;?#24352;望着,正应和?#32428;?#35799;人叶绍翁的诗歌: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26144;?#22681;来。

                  再收回目光,明眸细看那枝头的朵朵杏花,怎么眉眼都像极了我,而又不是我,却感觉?#32422;好?#30520;皓齿,长发及腰,衣裙摆摆,长袖舞翩翩。蓦然回首,竟幻化成一朵杏花,绽放在枝头。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