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思父

                2019/04/16   市报社   杨国民

                  近三十年来,每逢清明,我都要返回故里,来到父亲的坟前,拔掉坟茔上的杂草,填上几锹新土,以寄托对父亲深深的哀思。

                  父亲命苦,很小就失去了母亲。为了一大家子的生计,作为家中的长子,父亲十六岁就背井离乡,进?#35828;?#21378;做临时工。父亲为人憨厚淳朴,虚心好学,很快便得到了师傅的赞赏。父亲十八岁转正为正式工人。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父亲十分简朴,一身灰白色的工作服,不知穿了多少年。当时,我家还住在乡下,离电厂有近三十华里低洼不平的山路。父亲没有自行车,?#24247;?#26159;一双脚板,往返于坑洼不平的乡路间,风雨无阻。

                  父?#36164;?#38149;炉?#20439;?#21592;。上班前,母亲总是在父亲的饭盒里舀上两小勺秫米,再从咸菜缸中捞上两个芥菜疙瘩,装进那个半新不旧的帆布兜里。每逢上后夜零点的班,父亲还要在腰间别上一把尖刃的锉刀,以防路遇饿狼的攻击。虽说岁月艰难,可父亲却十分乐观,总是笑容满面。父亲说,这份工作来之?#28784;住?#29238;亲珍爱着自己的岗位,要把一生的精力奉献给她。

                  一年正月,一辆大卡车载着十?#29238;?#20154;,敲锣打鼓地驶进了村子,停在我家门口。父亲胸前戴着大红花,肩上披着大红绸带,满面春风地从卡车上跳下来。卡车上一位干部模样的人把一个大大的奖状双手递给父亲。奖状上“苦干实干的好工人”八个烫金大字,我?#20004;?#36824;记忆犹新。

                  父亲在运行岗位一干就是二十?#29238;?#26149;秋。后来,由于工作的需要,父亲改行成了一名锅炉检修工。也就在这时,父亲才用攒的钱买了他的第一辆自行车。

                  父亲从小家境贫寒,没读过几天书。可我却总是发现父亲经常翻弄一个小本子。小本子里面?#38201;?#30528;各?#25351;?#26679;的符号、图形、数字,父亲称之为“百宝囊”。父亲就是靠着这样一种顽?#24247;囊?#21147;,掌握并精通了高难的检修工艺,工作得心应手,成绩斐然。父亲一生不下数十次地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生产者”“技术标兵”“劳动模范”……红红艳艳的奖状挂满了整整一面?#22870;凇?/p>

                  1987年,父亲终于在厂里分到了楼房,我们也举家搬进?#35828;?#21378;住宅。搬进新居,父亲高?#35828;?#19981;得了,工作的干劲也更足了。直到有一天,父亲感觉到手脚麻木,头?#25991;哉停?#24739;了?#29616;?#30340;脑血栓,才平生第一次住进了医院。

                  1991年4月28日,父亲脑部大面积出血,走完了他五十九年的生命旅程,永远地离开了他一生所?#24433;?#30340;电厂。父亲出殡那天,来为他送行的人很多。他的工友们要求载着父?#36164;?#39592;的灵车在电厂门前缓缓?#36824;?#35753;父亲最后一次看看他生前最热爱的地?#20581;?/p>

                  父亲走了,?#37027;?#22320;走了,留给我一生用不完的精神财富,他为我树立了榜样。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是一年清明节,又是一年青草绿,我再次伫立在父亲的墓前,凝视着父亲的坟茔,思绪万千。

                  愿天堂的父亲安息。

                责任编辑:崔旭

                电话(传真):0421-5823953 投稿箱:[email protected] 主办:北票市新闻宣传中心
                备案/许可证编号:辽ICP备10206907
                版权所有:东北新闻网

                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